赣管家 Gan Guan Jia  ®  

张弛简介
ABUIABACGAAgua3p4wUo4LuZUTCQAzirAg.jpg

  张弛,原中央国家机关党建研究会秘书长兼全国党建研究会机关专委会副秘书长,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外名流书画院艺术顾问,中国铁路文联会员,高级经济师。
  张弛是江西余干县人,当过民办教师和公办教师,读过中专,是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考取大学后,在中文系念书,任校学生会主席、苏州市学联副主席。大学毕业在铁道部办公厅工作,先后任铁道部办公厅值班室副主任、秘书处副处长和秘书一处副处长、值班室(部长办公室)主任兼党支部书记、中国铁路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调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后,曾任工委研究室综合调研处处长、专题调研处处长、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国家机关党建研究会秘书长兼全国党建研究会机关专委会副秘书长。参加了党的十七大,借调在中组部工作半年。工作期间参加了中央党校的脱产学习。曾执笔起草人民日报社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讲话,参与中央有关重要文件的起草和修改。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个人署名文章50万字以上。
  张弛自幼酷爱书法,尤喜张旭、怀素、毛泽东、于右任的草书,书法楷隶行草兼备,尤其擅长草书。作品曾获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一等奖、铁道部书画展一等奖,在中央国家机关书画展中多次获奖,并被收入《中央国家机关职工书画展作品集》,曾在《紫光阁》、《中外名流书画家》等报刊上多次发表书法作品。作品被省部级以上领导和国内多家博物馆收藏,并受到美、英、日、韩等国外友人的喜爱和收藏。

序●关于诗歌
张弛诗书网

  诗,文学花园的一朵奇葩。她曾是那么璀璨夺目,至今仍闪烁着耀眼的光彩。

  诗,中国的骄傲。从《诗经》“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开始,到盛唐“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再到毛泽东“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诗句,曾经感动、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从三岁小孩咿呀学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到年迈古稀沉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唐诗又何曾不是以我们能哼几句而感到自豪。但是,曾经是诗歌海洋的中国,诗,在今天落伍了,被市场经济的浪潮无情地抛洒在岸边。而短信,则铺天盖地,弥漫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这是什么原因?是市场经济的过错?抑或是人们缺乏时代的激情?我以为,伟大的时代,必将产生伟大的诗篇。诗在盈育、在破土,在等待春天的到来。

  诗言志。诗要比、兴、赋。诗要用通感、博喻。诗要形象,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并用。这些古今中外通用。但是,中国诗有中国的特色。在这个信息全球化的时代,各民族文化在交汇、碰撞、融合、同化,有的甚至消失,这都是正常的现象。我以为,作为国粹,唯一不会被同化掉的,可能是今体诗,即唐诗(又叫近体诗)。其特色就形式而言,至少有三:

  一、整齐美。唐以前的诗,叫古诗。古诗,虽然也押韵,但在句式的多少和每句的平仄韵没有严格的规定。而到了唐代,就把它规范化了。无论五绝七绝或五律七律,每首诗都有统一的规定。五绝、七绝是五字四句、七字四句,五律七律是五字八句、七字八句。字不能多,也不能少;句子不能多,也不能少。这就是今体诗的整齐美。

  二、韵律美。这是汉语的特色。古汉语有平仄两韵,现代汉语有四声,前两声大体可归平韵,后两声都是仄韵。汉语声调的平、仄,与《易经》中的阴、阳和现代数理逻辑的0、1二进位制有异曲同工之妙。今体诗韵律美表现在:一是句子节奏美。一句诗(以七个字为例)的平仄叫“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即第一、三、五个字,可平可仄,第二、四、六个字必须分明,是平则平,是仄则仄,不能混淆。而且一般以两个字为一节,即平平或仄仄,如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读起来朗朗上口。有如音乐的四分之二拍的节奏。二是韵脚美。首句可押可不押,二四六八押平韵,即首句可押韵,也可不押韵,不压韵不能用平韵收尾。但第二、四、六、八句必须押韵,押韵押最后一个字,而且是平韵,不能是仄韵。三是对偶美,亦即对称美。这是指律诗而言。律诗中间四句,是两付对联。分别叫颔联和颈联。一付对联上句与下句平仄韵相反。此外,还要求实词对实词,虚词对虚词。至于五绝五律与七绝七律的区别,就是多两个字或少两个字的问题。五绝五律在句前加两个字就是七绝七律,但加的两个字的韵必须是与第一个字的声调相反。或者七绝七律每句去掉前面两个字即为五绝五律,其他一律不变。

  三、语言精美。因为字数和句子固定,要在有限的字数里表达无限的思想感情,就逼得你反复推敲,遣词造句,语言要精要美,不能粗制滥造,所以古人云“为吟一个字,捻断七根鬚”、“三年得两句”。今体诗的语言精美,要求你要有精品意识,写出精品。

  今体诗形式上的这三个特色,是写作的难点,有时会束缚思想感情的表达,但唯其难,才叫今体诗,否则就不成其为今体诗了。而今体诗写好了,能得心应手,非常有趣味,令人玩味,如食橄榄。时代发展到今天,关于今体诗,我有两句话要说。其一,现代诗不能替代。诗歌的花园里应该是百花齐放。不应以现代诗否定今体诗,也不应以今体诗否定现代诗。我大学是学中文的,古诗、今体诗、现代诗都学过。当时也曾一度迷恋现代朦胧诗。但时过境迁,有多少诗能记下来?即使能记下来的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唐诗,即今体诗。其他的诗再好也记不起来,或者记不完整。这就说明,今体诗有它持久的生命力。其二,世界上其他诗歌不能相比。为什么?因为国外的语言没有平仄两韵一说,就英语而言,它只是押元音字母的韵。所以,不可比。

  我们今天的时代,是生活节奏快速变化的时代,是信息全球化的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我就有这样的体会,一本厚厚的书,很难有时间把它读完,因为要读的书太多了。一首现代诗,也许能够读完它,但读完也就忘了。即使它写得很好,也背不下来(除非极短)。所以,比较起来,我还是喜欢读今体诗。古为今用。生活在今天这个伟大的时代,今体诗不应甘于寂寞。我们可以用今体诗的形式,来反映今天的时代生活,以诗歌的长廊来展现时代这幅恢宏的历史画卷。为此,我愿做一只带血啼叫的杜鹃:呼唤今体诗春天的到来。

  是为序。

  张  弛 2008年3月于北京  电子邮箱:yjszc@sohu.comwanyun6112100@163.com


留言提交